ICST归零再现“维权事件”, 持有者“剑”指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

2019-05-25 时尚 超过 ICST归零再现“维权事件”, 持有者“剑”指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已关闭评论

文|嚯嚯

编辑|文刀

文章来源:蜂巢财经

1月15日,一篇《独角兽上市公司或涉嫌数亿美元跨国欺诈》的爆料文章在币圈疯传,矛头直指A股上市公司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,以及将他列为主要投资人的区块链项目ICST。

去年,区块链视频内容分享平台ICST通过ICO、私募等方式募资达250万美元。

创立的一年时间里,手握巨资的ICST既没有完成白皮书里规划的路线,也未践行对代币投资者的承诺,反而接连被爆出创始人涉嫌诈骗被捕、代币遭交易所下架等丑闻。

当初的投资者成了维权者,他们指控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利用他收购的互联网项目Starmaker为ICST背书融资,而项目的幕前团队则是他的“发币白手套”。

有接近白硕的人士称,白是昆仑万维总裁办的助理。对此说法,周亚辉和白硕均未回应。

目前,ICST官网已无法打开,代币也几近归零。投资者回本无望,他们决定搜集证据递送监管部门。

ICST归零 持有者“剑”指昆仑万维

整理好爆料文章后,陈曦将它发布到了网上,“没办法,ICST的项目负责人一个被抓,另一个躲起来了。”

陈曦手里还持有大量的ICST,该币的币价停滞在0.0029元,近乎归零。

去年7月,ICST短暂登陆过数字资产交易所FCoin,上线后,币价从0.15元一路下跌,另一名ICST持有者冯昕回忆,币价在四个月内跌没了95%,“当时每天成交额只有几万元。”

冯昕有过统计,11月,ICST曾连续6天时间保持在0.00000006美元,“当时只需要6USDT,就能买1亿个ICST,市值基本归零。”

成立于去年1月ICST宣称是一个区块链视频内容分享平台。据代币持有者介绍,去年,ICST通过ICO、私募等方式融资共计250万美元,当时的私募价格为0.036美元。

当初,ICST官网上所列的项目负责人分别为Jerry Ji Guo和白硕。如今,官网已经无法访问,但ICO项目信息披露网站Trackico上收录了团队信息。

Jerry Ji Guo已不是自由身。去年11月,美国联邦调查局(FBI)将他逮捕,指控他窃取了价值超过350万美元的加密货币、涉嫌ICO欺诈等八项罪名。

代币持有者们称,另一位联合创始人白硕处于“不露面”的状态。在陈曦看来,白硕只是ICST的幕前操盘者,“背后的主导者是上市公司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。”

昆仑万维在海外有着“小腾讯”之称,2008年成立后,以首款游戏《三国风云》正式进入网页游戏领域,仅三年时间就在港澳台、东南亚、日韩、欧美等主要市场建立起全球化的发行运营网。

2015年1月21日,昆仑万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。

尽管以页游占据了行业的一方地位,但游戏业务下滑也成为这家上市公司的现实。

2018年8月,昆仑万维半年报显示,上半年该企业的营收为17.68亿元,其中,游戏业务收入6.53亿元,营收占比为36.9%,同比下滑22.15%;社交网络收10.11亿元,同比增长29.30%,占总收入的57.2%。

从公开资料看,昆仑万维对网游业务的投入已经逐步下降,公司主要的利润来源则来自于投资收益。

周亚辉的身份不仅仅是网游上市公司昆仑万维的实控人,更是互联网创投圈的黑马投资人,一度因一年投出5家独角兽公司而被媒体誉为“养兽人”。

互联网金融公司趣店在美股上市,投资圣手周亚辉因此套现3.45亿元而“一战封神”。

去年1月27日,周亚辉在昆仑万维的十周年庆典上首次表态“要ALL IN区块链”。之后,他的名字出现在ICST白皮书的投资人列表中。

被ICST列出的投资人仅有两人,另一个被挂出来的名字是币圈知名投资者李笑来。不过,在Jerry Ji Guo被捕后,李笑来称自己“被站台”。

周亚辉这位上市公司老板从未在公开场合否认过他和ICST的关系,“他和这个项目脱不开关系。”陈曦说。

与白硕有过线下交流的冯昕告诉蜂巢财经,他当初是因为看到项目的上市公司背景才决定投资ICST,“和白硕要不到钱,背后的金主才是关键。”

落地承诺未果 资金去向成迷

在陈曦和冯昕眼里,周亚辉和ICST的关系不仅仅是白皮书上所写的“投资人”,“他收购Starmaker就是ICST融资的背书方。”

ICST的白皮书显示,项目的落地场景正是Starmaker,这个面向C端用户的唱歌录制、分享平台被ICST称为“合作方”。

白皮书所列的开发计划里,2018年Q2-Q3的原型开发阶段里就提到“Starmaker会成为ICST协议上第一个案例APP”,要将ICST的“版权认证、争议解决系统、内容共享收入分成系统和用户激励系统”等基础组件功能面向这类内容分发APP。

Starmaker也没有藏着掖着。去年6月,其官方推特宣布,正在和ICST在区块链上进行合作。

ICST币在发行构想中,不仅是StarMaker平台用户的内容共享激励和收入,还是可以被回购的资产。

白皮书的回购机制也与StarMaker的运营利润挂钩,“在StarMaker平台接入ICST后,每个季度将StarMaker平台当季净利润的25%用于回购ICST币。”

有现成的应用场景,又有实体平台的回购计划,再加上周亚辉的投资背书,这一切让ICST看上去光环闪烁。

然而,这些构想都没有实现。ICST官方Github账号的官方代码库最后一次更新时间停留在去年9月,代码已停更4个多月。

陈曦认为,ICST没有践行商业落地的承诺,StarMaker更像为ICST融资的一个幌子,控股人周亚辉不但借ICST在币圈融了一波钱,还拿到了另一家他持股的上市公司的融资,“一物两卖。”

公开资料显示,美股上市公司Opera Limited曾在去年11月5日宣布,向StarMaker投资3000万美元。官网上的投资新闻中显示,2016年周亚辉就收购了StarMaker。

Opera也是昆仑万维的持股企业。据昆仑万维在2018年8月发布的半年度财务报告显示,其对Opera的占股比例为48%,周亚辉在6月拟任其所控制的公司 Opera Limited 的CEO,因此卸任了昆仑万维总经理一职。

也就是说,周亚辉任CEO的Opera,给他收购的StarMaker投了3000万美元,而以ICST又在StarMaker和周的背书下融了250万美元。

“这么多钱,做不出一个ICST的落地?更大的疑问是我们投的钱又进了谁的口袋里?”陈曦的语气中满是质疑。

项目志愿者“反水”加入维权大军

ICST落地进展缓慢之时,投资人曾将前期套现的希望寄托于“上交易所”。

蜂巢财经获得的一份聊天记录显示,白硕曾在去年年中时承诺ICST将登陆全球成交量排名前五的数字资产交易所。2018年7月,ICST登陆了FCoin的创业板FOne。

投资者期待ICST的市场表现之时,ICST的币价一落千丈,并在上交易所的4个月后爆出了项目创始人因诈骗被捕的利空丑闻。

令投资者更为不满的是,这一消息被坐实了20多天后,ICST微信公众号“全球ICST”才发布了公告,撇清与Jerry Ji Guo之间的关系后称,ICST的开发团队及合作方并未受到此事件的影响。

12月3日,FCoin发布退市预警公告,ICST被列入了退市名单中。这距离创始人被捕还不到一个月,而在面对投资者诘问时,另一位联合创始人白硕则躲躲闪闪。

刘尚涛已经无法忍受白硕的回避态度,他是ICST的持有者,也是社区志愿者。

去年6月,他加入社区负责部分社群的运营工作,“没有工资,纯粹因为看好项目,帮忙发发周报,管管社群。”他说,此前的ICST场外交易群、投资群都变成了维权群,他手里的ICST一个也没卖,全部砸在了手里。

1月14日当晚,刘尚涛加入了维权大军,与他一同“反水”的还有另外20多个群的群主,“作为负责人,白硕不站出来直面投资者的困难,很多人以为我是项目方的人,他们太没担当了。”

有接近白硕的人士称,白是昆仑万维总裁办的助理。蜂巢财经多次联系白硕,对方的手机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。

针对ICST的维权风波已经至少发酵了3次,陈曦说,项目团队至今未出面表态,“我们已经聘请了中美两国的专业机构为全套证据做公证保全,会把资料递送到监管部门。”

截至发稿,陈曦创建的维权群已经在一天时间内聚集起170人,“受损的绝不止这些。”

(文中维权投资者名字均为化名)

文章标签:
没有评论

抱歉,评论被关闭